img024

整理照片久了,眼睛自然酸了揉了揉,揉出眼淚來,才想起昨天分手到今天,我都還沒流淚。跟十年前好不一樣,她流淚了,我好像也跟著流了。或是面對面時強忍眼淚,回去後痛哭。我忘了。昨天9/1深夜回家本想立即寫的,不過身心俱疲,還有安眠藥的效力,以及對她的顧忌,寫不下來,也難以動筆Key In,因為真的難過。

 

9/1中午跟她吃陶板屋,已經是第三、四次了,從六月到八月分隔兩地兩個月的冷淡,我很怯懦也很害怕,深怕她要走了,也跟朋友們聊過,總共四個先知邊開玩笑邊勸我(我還記得兩位,一位是Anyway,一位是秋千):

「要跑了!要跑了」「這就是要跑了嘛!」

我無奈的回話「不要這樣嘛」,還沒就先打擊我。

事實證明,他們確實是情場老手,懂得這細微變化,我只是撐得久,跟初戀維持了2+9年(中間我提過分手,就不顧一切的斷了一年),總共11年的愛情長跑,而馬拉松總有盡頭,我也覺得猜不透她的心了,隱約覺得恐怖的事情要來了,才向朋友訴說,不然我總是不提前女友的,因為她討厭扯到她,也不想我寫到她,也不會參加我朋友的聚會,所以只有很少數很少數的人見過她,大學時代的社團好友,還有前陣子我生病探望我巧遇到的Ash兄。

 

吃飯時,一開始她的表情很放鬆,我也鬆懈了,不過她逐漸的又開始微微的不耐煩起來,我也輕手輕腳的不要踩她的底線,問太多問題,多半是自言自語聊自己,她微微點頭或是簡單回應,又或是聊餐點說餐盤太臟,不說我還沒發現,雖然我還是下意識用手機拍餐點(部落客的壞毛病),但是心卻全部放在她身上。想吃點她的東西嚐嚐鮮,她不情願的表情一閃而過,還是递了過來,我被刺到了,就也不再需索。

 

吃完全部的菜單不久,也快兩點了,我們從12:10分吃到13:50,她催著我走,待會還有工作,不像我這幾天全在台北都市漫遊。各付各的後出了餐廳門口(我們一直以來都是go dutch。她忍了許久終於在要說再見時說,

「Quan-Yi,我們分手吧!」

「嗯」的一聲,我表示同意

「還是好朋友嗎?」我追問說,

「對啊。」她回答。接著又

噗哧一笑:「我們扯平了!你分過一次,我也分一次。」

我有點恍惚不知道是什麼表情,內心也覺得稍微好笑,還沒反應過來,她拍拍我肩膀說再見,我稍微猶豫一下也回拍肩膀say goodbye。

 

於是,就這麼結束了。

 

創作者介紹

卵生水筆仔 第一屆部落格大獎賽藝文類決選,樂多名人,痞客邦電影圈名人,痞客邦推理圈名人,連絡我bluelqe@gmail.com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