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img021

七月跟敬聯絡上,就說好回台灣時要來台中一聚。沒想到漫長的等通知時候,八月無意中跟以前聊到了敬,說他們在台北車站巧遇,野生捕捉到了他。我這才曉得他回來了,久違地打電話給他,雖然之前也有用Line或微信打字,但聽到聲音的感覺就是不同的親切,雖然他的字裡行間就會流露那種謙謙君子的模樣,讓人回想起過去他的語氣,他的迷人風采。8月中上台北,我就直接去借住他家了,深夜長談,多半聊的是我這些年來及近期的困頓,他多半當個聆聽者,不過也聊到了大學堂、聊到出版、聊到杜忠誥老師,還拿出先前他隨手送的墨寶跟簽名書,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白天七點他起床後,我們又繼續前晚的話頭,不過就聊到了電影和音樂,在隨意點選的中國機上盒,看著高畫質的下載片,戀夏500日、秒速五公分、宮崎駿動畫......等。還有翻牆、微信、和中國的電子監控。

 

隔週又到了先前約定的時間,本來喬「舒」的時間,理想的四人聚會,不過她嫌太累,就變成三人聚。(不過敬的同事保姐也跟著來,所以還是四人形式)。四點多快五點時我正坐在公車上快到火車站總站,敬就打來電話,來接我一程。五點多一點我們就已經在公益路上找吃的,保姐是饕客,對於熟悉的店如數家珍,但有更多的不熟悉,我離開台中已久,當年知道的店只剩台中牛排館元太祖蒙古烤肉,另外就是吃過鼎王和無老鍋,參考指數偏低。我們一路開到公益路的盡頭,有家牛排館,就先在公益路和文心路口等佩,接了他陸續不下十通電話,他對台中不熟,又不太會用導航,時不時兩光閃現,叫他不要轉文心路,他就說他已經在文心路上,好似昨天重現,她的偏執她的可愛任性,也是我們記憶裡懷念的點點滴滴,我跟敬早就料到,每次她一打來就會心一笑。

 

終於等到姍姍來遲的她,我們原本屬意的路尾牛排館,原來大有來頭,最便宜的也要1680,四人吃下來恐怕要破萬。於是又轉移陣地到了一家西餐廳名字忘了大概發音是Peanuts Coco的店,東西大致都不錯可口,價位在300~400元左右。吃著美食談論著神秘消失好子一陣子敬的工作,還有佩也就是阿笨的婚姻生活還有育兒感想,她已經是兩個男孩的媽了!一個四歲一個兩歲。我們全都過三十了,相識九年快十年了,佩跟敬五、六年沒見過面了,連最後一次見面是何時也忘了,我和敬也是兩三年沒見。關於那長達好幾小時的閒話家常,其實我記得不多,只記得佩說到婚姻挺悲觀的,大致論調是:婚姻是一切的墳墓,如果重選一次  她不會跳進這牢籠,因為犧牲太多,但是有小孩後也不得不打消這念頭。其餘的就是溫馨融洽的氛圍,這些年好像大家都變了許多,又好像什麼都沒變,我們依舊擇善固執,或是死性不改,難得自由的佩甘心做全職媽媽也幫忙家裡的事業,我跟敬某種程度上來說則是任性到底,只不過我摔了不少跤,他則很穩定安分選擇了自己不凡的路過了五年。

 

敬:「這我老早就猜到了」「好的」

佩:「親愛的」

逸:「??」我的口頭禪是什麼我不自知

 

最後的最後帶著一絲不捨告別彼此。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卵生水筆仔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