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天出門賞鳥,情境上多了一分冒險激昂,實際層面可能見到意外的鳥蹤,因為被颱風吹糊塗牠的導航系統,來到不該來的地方。抱著一個僥倖的心態,在天氣不算差的颱風天裡再度到鹿角溪溼地。高空鋪著一大片層雲,宛若灰撲撲使用過的抹布帶著深淺不一的污漬,低空有著飄動迅速的雨積雲,不斷變化著型態,兩三分鐘後,天上的光景即變成另一副模樣。雖然政府公告了颱風假,台北影響卻很小,或是陰天或是飄著細雨,風勢略大,卻也沒有到危及路人、騎士的程度。除了像我帶著特定目的出來賞鳥的人,更多的是放假後沒事做,全家帶出門散布透透氣的人群,鹿角溪溼地也算是個河濱公園,沿著大漢溪畔有著長長的自行車道和河堤,可以一邊看溪一邊俯瞰都市,騎車或散步。


從河堤公園邊的小路轉進前往溼地的下坡路,道路是小石子鋪成的就像荒郊的產業道路,地上是乾的,騎起來安心不少。到達第一個池塘前,就有兩輛機車跟我迎面想必是遊湖回來。我下了車瞄了瞄周圍景觀,上次在池中輕易可見的小鷿鷉不見蹤影,是去躲雨了嗎。路右邊的大排水溝延伸流入大漢溪,不時有三五成群的洋燕和棕沙燕,宛若藝術家在空中劃出一道又一道隨性無可名狀的曲線,更不時急速俯衝下降蜻蜓點水。喜鵲被遊客驚動三三兩兩從一端樹梢隱沒在遠方另一端樹梢;池塘水滿溢流過前方的道路,大約有一個腳掌的高度,前方有個家庭出遊,爸爸媽媽帶著兩個國小生在玩水,小朋友興奮地喊著「有魚!有魚!」,徒手在水裡亂抓,即便沒抓到也很開心。




天空飄起毛毛雨,又轉為會淋溼人的小雨。遊客紛紛走避趕緊回家。只剩下溼地另一端的兩名釣客,一台在溼地內開來開去的箱型車以及溪畔草叢邊的老人。不會淋到滴水還是我可以忍受的範圍,但也要收起相機,只剩下望遠鏡掛在頭上。往前走洋燕和棕沙燕的數目更多,棕沙燕約有5隻,洋燕有十來隻,池塘中也有3隻小鷿鷉初來遊水透氣,不知是不是因為人變少的關係。對面池畔的草叢突然有個大片的棕色影子閃過,給我一陣驚喜,莫非有猛禽!半小時後,棕色影子再度現身低空橫渡水面,降落於芒草叢若隱若現,邊走動邊調整觀看的角度,才從縫隙中確認,是害羞的粟小鷺。也是久違了,上次看到已是3年前環島行至南部時。


上個月在長草叢中見到小環頸鴴和黑頭文鳥,這次也滿懷期盼往草裡鑽,不顧地上帶尖刺會劃傷小腿的野草,更別提短褲鞋襪總會沾滿種子。雖然斑文鳥比較易見,但3隻黑頭文鳥還是現身了。相機不斷調整著角度追逐著黑頭文鳥的身影,一會在草叢間飛動,一會又飛進池塘中的植物叢裡,突然在他們身邊出現一隻同等大小橘身黑面的神秘鳥,趕緊先照下再翻找圖鑑,依然識別不出,心裡又驚又喜,難道記錄到稀有鳥種?儘管這可能微乎其微。天空中也出現一隻身型不小的鳥類在逡巡,不是鷺科優雅緩慢的移動也不是鴴科鷸科鳥的飛法,飛翔時費神難以辨認,光是鎖定在視野內就很困難加上對焦更是難上加難,等牠在沙灘上休息時才確認是燕鷗,心裡也一陣歡呼。


天色逐漸暗了下來,因著光影變化,不管是相機鏡頭或是望遠鏡頭都開始騙人,用望遠鏡依稀看到堤防上一群棕沙燕,走進時才發現是麻雀,無法再繼續觀察下去,也只能回家。儘管整體數量比上次少了一些,但光是看到神秘鳥、燕鷗、粟小鷺其中一種就很值得,更別提一次飽覽。


p.s
1.跟溪畔老人攀談後,他說在看魚,頗有下水抓魚之意。

2.神秘鳥經詢問後,是籠中逸鳥「紅寡婦」。

+++++++++++
格內相關閱讀:

「賞鳥」2008.6.22 鹿角溪溼地:鳥豐富人也奇

創作者介紹

卵生水筆仔 第一屆部落格大獎賽藝文類決選,樂多名人,痞客邦電影圈名人,痞客邦推理圈名人,連絡我bluelqe@gmail.com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