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人印象中的海鳥,第一個聯想到的常是海鷗,連小朋友作畫時,海面上也常會畫出眾多像麥當勞符號的「M」形字。但這些印象多半是電視電影加上閱讀影響,實際上有幾個人看過海鷗呢?一般在海邊看到的水鳥,鷸科、鴴科鳥為眾,海鷗還得在特定海岸特定時間,才有機會一見,不是說看就能看到。儘管興趣是賞鳥,到海邊無數次,見到海鷗的機會也不多。


有次開拔到新竹金城湖,海風挾帶著細沙撲向臉旁,用聞的就能感覺空氣中溼溼的鹹味。湧動的水流、一道道的白色陽光反射,構成不平靜的湖面,湖面外圍偶有黑影出現又隱沒於草叢,多半是頂上一點紅的紅冠水雞。湖面散布著鴨群,越往中間沙洲越密集,小水鴨是最大的族群,參雜了琵嘴鴨、鈴鴨、葡萄胸鴨、赤頸鴨。雖然湖旁只有距離遙遠零散的鳥友,但只要人蹤一現,鴨子們就不動聲色地快速游離,卻又一貫的優雅。沙洲上,不少鴴科、鷸科鳥急速走動,不時往地上啄食。鷺鷥們像從天而降任意插射的的路標,久久不動。沙洲上有個身形巨大的白影引我注意,透過雙筒望遠鏡看到的晃動影像,因天色轉陰光線略顯不足顏色不明,只能大概辨認出是鷗科。越是不熟悉越是想搞清是賞鳥人的通病,我也不例外,持續聚焦在這可愛的生物。牠在沙洲上走動,突然又俐落飛起,直飛過另一邊的海堤。我用雙筒追逐牠的身影,直到牠俯衝沒入堤防後的大海。過了十幾二十分後,牠才又從一方飛來重新降落在沙洲,太陽再度露臉,趁著她走路、轉身一些小動作頻現,快速翻動圖鑑對照身上各處特徵,才60%確定是隻黑脊鷗。多數看海鳥的旅程,除了要掌握鳥點、適合時間外,我還有許多因配備不良,需花多餘時間玩猜猜看遊戲的時刻。海鷗是種少見,不熟悉又特別難辨識的海鳥,總得一猜再猜卻又難以肯定。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