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8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阿嘉摔了吉他,離開了樂團與台北,回到屏東恆春老家。萬年老郵差茂伯剛好摔車跛腳,阿嘉就當了臨時郵差送信,但他總偷懶沒將信送完,還偷拆了被退回的信,有封箱子還是從日本遠渡而來,頗有歲月。觀光飯店為了招睞人潮,即將舉辦一場日本當紅歌手中孝介的演唱會,在縣議長的介入周旋,飯店經理答應讓當地樂團暖場。可是當地沒有樂團啊!於是舉辦了選拔會,可是來的盡是些老人和小孩,樂團前途茫茫...


簡單來說,夢想、音樂、愛情是這部片的三大元素,在非常爆笑有趣的人物對話,以及幾位非常有神的靈魂人物點綴下,這部成為可看性相當高的娛樂片。飾演茂伯的林宗仁老先生,開口閉口喊「幹」的直率草根,以其不服輸不服老的倔強性格,總帶來戲院中最多的笑聲。馬念先飾演的馬拉桑、夾子小應飾演的水蛙,也都是搶眼的綠葉,出場總要鬧笑話;儘管日治時代無法圓滿的愛情,拉長了這部電影的時間縱深感,片尾梁文音飾演的小島友子出場是刻意為之,但總覺得電影這段愛情的追尋,結束在老婆婆得知真相的背影就很美了,最後小島友子和日籍教師的碼頭送別,一個顯得呆滯一個顯得做作,打壞這段愛情的感覺。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ea2bd2cd.jpg

雷(柯林法洛飾)在出第一次殺手任務時失了手,誤殺了一個小男孩,老手肯(Brendan Gleeson)帶著他到比利時的古老城市布魯日避風頭。對歷史十分有興趣的肯拉著雷踏在中世紀的石子路、遊運河、逛鐘樓、瞻仰教堂,十分自得其樂。雷則認為到了一個鳥地方,無聊斃了。好不容易邂逅了一個拍電影的當地女子,雷開始覺得有點樂趣。此時肯接到老闆哈利(雷夫范恩斯飾)的電話,因為雷的失手必須解決他......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父親在母親去世後四年也往生了,享年八十九歲。直到母親臨死之前,他們的感情依然不合,但母親去世後,他卻顯得落寞孤單。後來,他愈來愈不良於行,卻硬是穿著膠底布鞋到附近走動。父親是我們搬到濱田山的住家之後去世的,再晚一點他就能看到我長女出嫁的模樣。如果他還活著,也不知道能否看得清楚。因為他臨終半年前開始,眼睛已經清灰得令人害怕。」......p.190

 

《半生記》寫得簡潔有力,不管是描述景物或是講些往事,總是淡淡幾筆就能勾勒出清楚的模樣,精準的形容詞、幾個深刻的情緒感歎,很快就能進入書中的情景,受到觸發。這本書裡的文字反倒比讀推理經典《砂之器》時,更讓我印象深刻。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6歲的朱諾是個特立獨行的怪女孩,不小心跟田徑隊裡的怪咖布萊克搞大了肚子。年幼的她無力扶養,卻一步步接受並面對這事實。原本要拿掉,後來還是不忍心決定生下來。她告訴了父親及繼母,他們也全力支持她。她翻了八卦週刊,從廣告欄裡找到優質環境良好的認養父母。現在只要挺著大肚子,忍受同學的目光和嘲弄,將小孩生下來後一切就結束重新開始了嗎?

 

艾倫珮姬 Ellen Page飾演怪女孩朱諾,自然有感染力的演技,演活了片中的角色。透過一些小動作、懊惱、彆扭時的生動表情,很有展現少女特有的可愛清純韻味。但或許也是她自身帶有天份的明星氣質所致,因為其他演員就顯得中規中矩、適如其份,而沒有像她一樣令人驚艷;雖然這部片某種程度是Ya片,說得是青少年的故事,卻選擇更深更廣的視野來拍片,不遵循一般如美國派無厘頭搞笑的路線,或是另一種青春洋溢的勵志片型。《鴻孕當頭》以朱諾的生活為中心,擴散到與她有接觸的其他人,青梅竹馬卻稱不上男朋友的布萊克,看似完美卻面臨婚姻危機的馬克、凡妮莎夫婦,與父親、繼母的相處......等;裡面最讓我感動的是小女生朱諾的勇氣,一步步解決眼前幾乎無法想像無法處理的大難題,即便遇到困阻還是不退縮,當然親人、朋友的支持也是挺感人的。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蟬- 殺人不分婦女孩童,常處理滅門血案,習用小刀。鯨-身材壯碩,有股能力能使對方感到憂鬱困頓,擅長使對方自殺。推手-業界的神祕人物,低調沒人知道底細,擅長在路邊推人一把,製造車禍而死;儘管彼此不認識,冥冥中有條線將這三位殺手聯繫在一起。組織龐大的惡質暴力詐騙公司「千金」的小老闆被人推了一把被車撞死,「千金」員工全體出動緝兇。鈴木原本為了復仇而臥底,卻眼見殺妻仇人被人搶先一步幹掉,他傻傻地跟蹤「推手」。「鯨」剛替政治家解決了人,政治家卻怕洩密,又派了另一個殺手「蟬」來幹掉鯨。「鯨」來到與政治家相約的地點,「蟬」卻遲到了,剩下大禍臨頭的政治家;「蟬」的工作失敗了,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轉而想找出最近業界的大紅人「推手」。「鯨」則開始尋找原本想幹掉他的「蟬」,想與之對決;這幾個殺手牽扯不清,都碰到一 塊......

 

伊坂幸太郎這部作品有著少見,跡近全然晦暗的色調。雖然其他許多作品也都會殘酷地展現生活的現實,但總會有一兩個體制外的主角,毫不妥協的衝撞著制度、合理的狀態,給小說帶來勇氣和希望,同時也感染讀者。這部作品描述的三個殺手,「蟬」和「鯨」沒什麼道德感,日復一日將殺人當作一份正常工作,但心裡總是不滿足像個黑洞般,最後得到的結論是,對決、殺掉其他殺手得到內心的平靜。而另外一位「推手」則令人感覺不到存在,默默地度日;前大半段的鋪陳,著重在好幾條線各自交換陳述,將每條線主角的行為和心理狀態描述得很清晰,但緊湊度不足。直到後面四分之ㄧ所有的主角都碰頭、正面對決時,劇情開始直轉精采起來意外不斷,幾個殺手才激盪出真正的火花。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颱風天出門賞鳥,情境上多了一分冒險激昂,實際層面可能見到意外的鳥蹤,因為被颱風吹糊塗牠的導航系統,來到不該來的地方。抱著一個僥倖的心態,在天氣不算差的颱風天裡再度到鹿角溪溼地。高空鋪著一大片層雲,宛若灰撲撲使用過的抹布帶著深淺不一的污漬,低空有著飄動迅速的雨積雲,不斷變化著型態,兩三分鐘後,天上的光景即變成另一副模樣。雖然政府公告了颱風假,台北影響卻很小,或是陰天或是飄著細雨,風勢略大,卻也沒有到危及路人、騎士的程度。除了像我帶著特定目的出來賞鳥的人,更多的是放假後沒事做,全家帶出門散布透透氣的人群,鹿角溪溼地也算是個河濱公園,沿著大漢溪畔有著長長的自行車道和河堤,可以一邊看溪一邊俯瞰都市,騎車或散步。


從河堤公園邊的小路轉進前往溼地的下坡路,道路是小石子鋪成的就像荒郊的產業道路,地上是乾的,騎起來安心不少。到達第一個池塘前,就有兩輛機車跟我迎面想必是遊湖回來。我下了車瞄了瞄周圍景觀,上次在池中輕易可見的小鷿鷉不見蹤影,是去躲雨了嗎。路右邊的大排水溝延伸流入大漢溪,不時有三五成群的洋燕和棕沙燕,宛若藝術家在空中劃出一道又一道隨性無可名狀的曲線,更不時急速俯衝下降蜻蜓點水。喜鵲被遊客驚動三三兩兩從一端樹梢隱沒在遠方另一端樹梢;池塘水滿溢流過前方的道路,大約有一個腳掌的高度,前方有個家庭出遊,爸爸媽媽帶著兩個國小生在玩水,小朋友興奮地喊著「有魚!有魚!」,徒手在水裡亂抓,即便沒抓到也很開心。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