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7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樹林市的鹿角溪溼地是個經過設計規劃的人工濕地,透過一連串多個水池的淨化過程,每天將12000噸都市污水淨化成合乎標準的放流水,再注入大漢溪。親自走過一趟之後,發現這個人工濕地除了達到當初設計最初的用意,更高度發展不少附加功能,以及吸引各式各樣意想不到的各階層族群。

下午三點來到這裡,入口處有管理亭裡面駐守著一名管理員,除了發揮看守功能並回答民眾詢問,也不時照料亭外一株株的盆栽。沿著斜坡往下,到達下到平地,有一片平坦的草地和一個籃球場。此時艷陽高照,沒有人在這裡活動,但是下午五、六點時,就會有開著休旅車的神一位位神秘人士到來,一副幸福天真地玩起遙控滑翔機、遙控直升機。還有年齡層偏高的中年人籃球隊,始終不忘年少開始對這項運動著熱情。草地上有媽媽跟兩個讀國小的孩子玩著傳接飛盤。水泥地上則則有人在蹓狗,跟狗一起喘氣跑著。也有臉上隱隱浮現「慢跑健將」四字的人,堅定沉著的步伐,即便跑了沒天沒夜還是臉不紅氣不喘不留一滴汗。比地面高兩三公尺的腳踏車道,不時有好幾個家庭在騎腳踏車;儘管高壁的排水孔流出工廠排放的七彩水注入水溝,對照著這一大片健康熱鬧的景觀有點刺眼。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調店至今已經2個半月,老是被盯跟釘,透過面對面、同事轉達、電子郵件等方式,告知哪裡要加強,哪裡要修正,哪裡皮要繃緊一點,沒有「上道」的感覺。總覺得調大店應該只是場所的轉換,工作態度、做事方法該是一體適用的,其實不然。小細節更要求、主管看得更緊,書區的操作自由稍低。最近拆了上月的外雜以及當月量大銷售停滯的外雜,就被告誡外雜不拆的。我的角度是努力想辦法多賣一些外雜,以店裡的角度卻是亂搞,弄得心情很差(年資三年也沒有裝無辜的權利,只有上道的義務,但真的有「外雜不拆」這個「普世」原則嗎?)。被調平擺是也常有的事、似乎陳列問題多多。

 

如果雜誌業績能好一點就好了,似乎還可以理直氣壯討論,尤其有些事是有「規矩」不能碰。當然在業績難看的事實下,主管當然是要好好找出問題,但老是被盯盯釘,實在不好受。朋友勸說:「你連這種小事也在乎,太累了吧!」也是,真的累了。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立架陷入泥土,腳踏車重心跟著傾斜。

「幹,大膽,穿什麼吊帶褲,你以為你是《天才小釣手》的男主角阿。」賤龍說。

「笑什麼,起碼我最像來釣魚的。」「你騎著新的捷安特腳踏車來現寶,愛現才容易被偷」大膽說。

「幹,要你管,你的破銅爛鐵怎麼跟我比,明明是忌妒我的介風神。」「咿?我的鐵馬怎麼不見了幹!掉進水裡了」賤龍說。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櫃檯前擺了盧廣仲的《一百種生活》,兩個年輕的大學女生來到瀏覽著CD,一個是長髮辣妹穿著半截式上衣露出肚子,一個是短髮中性打扮,邊跟長髮女介紹:「我超喜歡盧廣仲的,很有個性,T-Shirt短褲還有招牌的磨菇頭」長髮女問:「那這張專輯值得買囉?」「不用啦,回家下載就好了。」短髮女理所當然的說。

 

 

超喜歡一個人,他的音樂很棒,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J砂塚永遠戴著墨鏡不肯摘下,他的內心世界如墨鏡後的眼神不願讓人窺視,即便女友明美也摸不清他的過往、目前在想什麼,但仍依戀、包容著他;明美的妹妹好美是個高中生,對砂塚充滿好奇與崇拜,常主動接近他,他在好美面前少見可以卸下心中武裝,相互都產生了情愫......

 

《青之車》有著日本劇情片常有纖細情感流動的特徵,在一個背景設定豐富的故事裡尤其迷人。場景方面有Pub、二手唱片行、陶藝教室、房屋仲介、補習班,人物元素則有女高中生的戀愛憧憬,神祕男子的過去。我最喜歡的設定是片中出現的二手唱片行,最觸動的砂塚音樂的堅持,雖然僅在老闆改開拉麵店他不惜辭職離去時驚鴻一瞥。這應該不是其他人印象的地方,不過只要電影裡出現二手唱片行、舊書店,總是特別觸動我心弦,那種幾乎讓人遺忘的好東西依然靜靜待在某著角落等待知音,而老闆、店員就有如抓住一刻刻流逝時光的捕手; Arata和宫崎葵不愧是明星,有種瞥過一眼就難忘懷的特殊氣質,不似一般的路人甲甚或普通演員。人物給人的第一眼印象配合著適當演技,就能讓觀眾記億深刻,選角也為這部片加分不少。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京的中學發生喋血案,女學生殺了同班同學,留下兩家庭心痛的父母。加害人的母親不曉得為什麼女兒為什麼會犯下這種罪行,想親自跟被害人的父親當面道歉。被害人的父親雖然理解某個程度上加害人的母親也是受害者,但仍然不肯原量無法接受這個要求。兩個人分別離開了傷心地。一年後,父親到了礦場從事勞力工作,母親在礦場廚房工作......

 

這是部出乎常人意料,非常不合電影邏輯的片子。除了片頭的訪談和最後的結局,幾乎都是一直不斷重複的鏡頭、場景:男主角上工、鏟煤,女主角準備削馬鈴薯、煎蛋。男主角下工開車到宿舍,上樓泡澡下樓吃飯,打個生雞蛋拌飯吃,上樓看書睡覺。男主角上工、鏟煤,女主角準備削馬鈴薯、煎蛋。男主角下工開車到宿舍,上樓泡澡下樓吃飯,打個生雞蛋拌飯吃,上樓看書睡覺。男主角上工、鏟煤,女主角準備削馬鈴薯、煎蛋。男主角下工開車到宿舍,上樓泡澡下樓吃飯,打個生雞蛋拌飯吃,上樓看書睡覺。女主角吃剩菜飯,之後回家捲曲縮在牆角。男主角上工、鏟煤,女主角準備削馬鈴薯、煎蛋。男主角下工開車到宿舍,上樓泡澡下樓吃飯,打個生雞蛋拌飯吃,上樓看書睡覺......。讓人懷疑到底何時才會產生變化、才會結束這可怕無聊讓人想睡的無盡輪迴;然而雖然前半段男女主角沒有交集,但是食材也幽微交代了角色的心理。男主角堅持不跟其他員工一樣吃煎蛋,因為是「那女人」煮的;後半段劇情稍有變化在就顯得劇烈,在互送食物的表現以及多次甩巴掌的動作裡,看到真實情感的的交流,儘管是有障礙的。愛的預感是他們渡過黑暗深淵裡的唯一救贖、唯一和解的可能。觀眾如果能撐到最後一刻,會有種「苦盡甘來」的感動,或許能讚賞導演的詮釋方法。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