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4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上天總愛開人玩笑,每次看電視轉播球賽,喜歡的球隊總是輸多於贏。強打起精神熬夜整晚,換來的卻是球隊表現不佳輸球,隔天上班心情不好加上睡眠不足也沒精神。王建民投球的勝率是高的不得了的7成35,可是去年有看的比賽,大約三場輸兩場。世界盃足球預選賽阿根廷對上哥倫比亞,應該是必勝的結果,沒想到阿根廷居然輸球,而且一路被壓著打。半夜偶爾看抓下的西甲bt,也老看到巴薩隊輸球、踢和,越看越喪氣;昨天歐冠賽巴薩對上曼聯,難得巴薩隊的比賽也可以在台灣電視看到,而且又是兩大豪門的對決,兩大天才梅西VS C羅的話題爭鋒。原本以為這兩支進攻球風的球隊,會讓門將十分忙碌,心裡有幾個理想的期待:第一志願的巴薩險勝3:2,喜歡的球隊得勝。第二志願曼聯贏球2:3,看到一場漂亮的進攻足球。第三志願1:1踢平,嚴密看管下,靠著球星的靈光一現得分打平;可是沒想到期待完全落空,居然是想也沒想最糟的結果0:0,兩隊一分未得。曼聯居然打起防守足球,巴薩也沒有出色的攻擊與突破,焦點人物梅西、C羅表現平平,熬夜2:30到5點卻看到一場有些乏味的比賽。


曼聯隊全隊壓在後場, 特維斯 Tevez和 魯尼Rooney都加入了防守,儘管整場比賽下來全隊押在防守收到很好的效果,沒讓巴薩得到任何分數,卻也白白浪費了他們的進攻能力,C羅 Cristiano Ronaldo擔任起唯一的箭頭,卻也突破不了巴薩的中場和後衛群,巴薩的防守強勁霸道甚至帶有犯規嫌疑,讓C羅吃足不少苦頭,即使一對一也討不到便宜。梅西Messi和德科Deco才剛傷癒復出,還沒調整到最佳狀態,以往看梅西遭包夾時,變換節奏帶球晃過的機率約有一半一半,這場比賽一遇包夾似乎也沒什麼辦法。德科開場不久傳球、帶球時都失誤了幾次,後來雖然回穩,但表現也只是平平,刁鑽犀利的傳球也沒出現,身體對抗性強的特點也喪失了,一撞就倒。比賽末段梅西和德科換下場,諾坎普的主場球迷還是給了熱烈的掌聲。亨利Henry儘管在西甲的日子不好過,但這場比賽有限的末段時間內,靠著他積極的跑動還是給曼聯帶來些威脅,有一記強勁的空中抽射射正,可惜被范德薩擋下,這場比賽儘管出賽時間不長卻還蠻亮眼的。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專門經營抽象表現派的獨眼畫商拉伯卡拉貝金安有天突然想當素人作家,寫下他出身移民家庭、從小習畫、二戰經歷、與抽象表現派大師交遊不凡的一生。一般要經營這些包括移民、戰爭、存在等嚴肅議題的小說家,常細膩琢磨角色在時間推演下內心的掙扎與轉變,馮內果一開始就舉重若輕的以輕鬆閒聊不在乎的態度,藉由獨眼老頭拉伯卡拉貝金安的看似不熟練的書寫,巧為編織穿梭於過去的時間以及寫作當下生活的變化。但卻呈現另外一種深刻和世故,輕描淡寫間說的比寫的多的後座力,比如有一段描述闖進他晚年生活的女作家塞西伯曼,問他一個假設性問題,如果能搭乘時光機回到過去,你要給自己什麼建議:

「『想想看,』她說:『你知道所有即將發生在這些人身上的悲慘事情,當然也包括你自己,難道你不想跳進一具時光機中回到從前,給他們一些警告嗎?』她描述了一九三三年洛杉磯火車站的一個詭異場景。『一名手提紙製手提袋及一疊畫作的亞美尼亞小男孩正在向第一代的移民的父親告別,他即將前往二千五百哩外的大都市去尋求未來。一名眼戴單眼罩的老頭子,由一九八七年走來,悄悄地向他貼近。那名老頭子對他說什麼?』
『我得想想才知道,』我說。我搖搖頭。『什麼也不對他說。取消時光機吧!』
『什麼也不說?』她說。
我這麼告訴她:『我希望他會成為一名偉大的畫家以及一名好父親的夢想,愈久愈好。』」......p.101-102,《藍鬍子》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把愛找回來》是部「1+1=∞無限大」的超理想電影,大提琴手的母親和吉他手邂逅後,生出一位音樂神童。但這是個三個灰姑娘的電影,裡面的人們要先經過一連串的磨難和考驗,才能有個圓滿結局。電影一開始,奧古斯特已11歲被當成孤兒從小在育幼院長大,因為對聲音極度敏感被視為怪胎受壞孩子欺凌,母親萊拉在音樂學校教書卻因為心中有難關打不開無法再演奏大提琴,父親路易斯從事金融業已經是精明的商人模樣,不是當年那位熱情的充滿才華的吉他手。三個人分隔三地,因為早年的誤會和阻礙,彼此都不知道互相的存在;但是在奧古斯都11歲這年,三人生命要有所改變。奧古斯都逃出了育幼院,相信可以用音樂和父母感應。萊拉的父親將死,將當年騙她孩子孩子已死的真相告訴她;路易斯見了當年的玩音樂的夥伴,突然回憶起當年瘋狂的日子,決定起身去找到那位讓她心動不已的女子...

 

奧古斯特的音樂天份也是極盡誇張能事,實踐「1+1=∞無限大」的公式,因為他的父母都是音樂家,所以他自然而然是個音樂天才。從未碰過吉他,卻能在一晚後以炫技彈出心中的曲子,教會的小女孩早上剛教他認音符,女孩放學回來後卻發現他完成了一首交響曲。實在太神奇了,奧古斯都只要接觸音樂,就能從生手突然變成大師。腦中不斷有個理性的聲音干擾著: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全身鏡頭時還能看到奧古斯都的小手模糊地彈著吉他,但是局部特寫手的動作時,卻出現一個充滿皺紋的真正吉他手的大手,根本就是兩個人的手,實在是太明顯的破綻,怎麼會沒有用電腦修掉呢?讓人想不通。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周鐵是在高樓工地做粗活賣命的中國民工,與兒子小狄相依為命,過著貧困的生活住在路旁的半拆的破屋裡。為了讓小狄好好讀書未來有好出路,將其送進貴族小學。但是身上常髒兮兮穿破鞋的他,卻常被班上同學取笑、欺負,就連學校主任、老師都很勢利眼,惟有美麗善良的袁老師會特別照顧小狄。同學在學校拿最新科技的機器狗「長江一號」現寶,小狄也想有一隻卻無法如願,周鐵不捨之餘從垃圾堆裡撿回一顆球,說是世界上最好玩的玩具,沒想到這顆「球」是一隻神奇的外星狗......

 

看完《長江七號》後,除了絕妙的無厘頭笑料外,我對於周星馳的電影有另一番新期待。《長江七號》從某些角度來看是很寫實深刻的:民工父子相依為命的窮困生活,不管是周鐵坐在高樓邊吃著簡陋的便當、小狄在學校被人笑窮霸凌、被勢利的主任看不起、住在馬路旁半拆的破屋...從場景細節的工夫,可以了解態度是非常認真的,即情即景更觸動人心。片中特別點出的周鐵「民工」身分,更具有象徵意味,民工是指農民工,是中國特有具有農業戶口,卻流入城市工作的工人,幾乎沒有任何保障,工作環境最差、收入最低,是城市裡最底層的一群人。想像全中國有1.5億以上這種像周鐵般的工人在賣命討生活,這個巨大的圖像是讓人悲憫的,即便電影誇張些僅少數人生活條件這麼不好,但是1.5億的一小部份,還是很龐大的數字。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彼方之光》是蔡逸軒(威仔)自費出版的第一本書。這本書以第一人稱出發的小說,父子情、兄弟情、愛情三者在其中佔了重要份量。角色有種說不太出的熟悉類似性,宛如以同個人為原型發展的多個人個,不管其活潑、冷靜、穩重、輕浮,其內心似乎都藏著曲折的重重心事,因為在意內心深藏執著的「東西」,而選擇不同或協調、或反差、或隱藏壓抑面對世界的方式。

 

寫作類型在純文學與大眾文學中游移著,語氣並不太統一,既有雅緻凝鍊的文字,也有反差極大大學生口語式的細瑣開玩笑對話,不過多數在一種冷靜的直述進行著;這本書前半部的閱讀過程較為平淡,後半部開始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呈現人物內心的深層的心靈樣貌,宛如將其內在切片,放在顯微鏡下詳細分析解說,使得角色的存在感加重更為踏實。尤其是這部份大大有別於一般網路小說,兩者的故事內容範圍大致類似,都以大學生的生活經驗為主,但卻不似後者以事件內容、經驗為主的直述,心情好壞以簡單表面的一句話或數句話帶過,粗陋地陳述悲歡喜怒。《彼方之光》卻不輕易簡化成套話,一層層擴散出去,試圖抓住情緒心靈的每個幽微觸角,而呈現出一幅標誌性的作者獨特畫面。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這本有關戰爭的書現已脫稿,下一本我要寫的將是一本開玩笑的書。
這一本沒有寫好,一定不會好,因為寫的人是一根鹽柱。它開頭這麼寫:
諸位看官:
畢勒˙皮爾格林已經無視於時間的存在了。
它結尾這麼寫:
唧唧啾啾?」……p.51-52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當朋友得知我的興趣是「賞鳥」時,第一反應總是噗嗤笑出「到廁所看鳥?!」等搞清楚是到戶外看野鳥時,又會問「賞鳥有什麼樂趣呢?」每當被這樣突然一問時,我總會反應不過來「牠們的樣子就很活潑可愛啊!」不知該如何解釋,聽完後 他們依然不可理解,心裡也感覺沒傳達真義;在塭底賞鳥時,突然想到多認識一種鳥有點像是交到一位新朋友的喜悅,就像是在不同環境裡,家族聚會、學校、工作中你會不斷結交一個個個性相異的朋友。在野外各種不同環境裡:濕地、草叢、山林、海濱,也有姿態各異的小鳥等著你認識。有些個性極為害羞,只要一發現人類出現,就會慌亂奔離或飛離遁入草叢,如同白腹秧雞,也有些個性大剌剌的,感覺快把你當成同類可以近距離觀察,比如常見的麻雀、紅鳩;從認識、深入到熟悉,各種階段都有不同的發現和喜悅。 

 

第二次來到塭底已是熟門熟路,直接騎進了位於棋盤方格中的主要幹道縣道7號。與一月來到這的印象已大不相同,那時放眼望去都是一大片一大片的水,多半是注滿水的田地、養殖池和一些休耕的田地。兩個月後來到塭底盡是綠油油的稻苗包圍著我,而且每區田裡幾乎都有50、60歲皮膚 焦黃的老農在田裡除草、巡田和施肥,差點認不出這裡是之前來過的地方。邊騎車邊逡巡兩旁稻苗覆蓋著田地,也沒看到可疑的晃動鳥影。當然即便有鳥,視線也很難穿透;稍早出北宜進入宜蘭境內,迎接著我是極度反常的耀眼陽光,就覺得今天應該是特別的一天,只是不知是吉兆還是凶兆,因為來宜蘭這麼多趟,多是陰天和雨天。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