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4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傳說森林裡的妖精會綁走人類的小孩,與之交換,妖精變形成人類,人類小孩變成妖精。這種妖精有時稱為「調換兒」「大哥布林」...不一而足。亨利戴是個7歲小男孩,被「大哥布林」們相中,日夜觀察他的面貌、行動、性情,終於逮到他一次鬧氣離家的時候,綁走亨利戴,而大哥布林從此偷走亨利戴的生活。此後,亨利戴變成妖精的一分子,名字改做「A一袋」,不再長大一直,維持七歲的樣子,逐漸忘掉屬於人類的記憶。變成「亨利戴」的大哥布林,則是逐漸忘掉他當妖精時的記憶。但是兩人都知道過去曾有段時間,他們的身份交換。他們性格裡有個兩種衝突的因子,隨著時間的流逝不斷困擾他們。「亨利戴」雖然滿意於現在人類的生活,但是一直提心吊膽他的身份被揭穿,怕有天會被換回。一方面,他也不時回溯起他前前世的過往——百年前被綁走的德國小孩。甚至探查他前前世的種種;「A一袋」不同於其他大哥布林,他喜歡閱讀、在意前世當人類的記憶,想再見見他以前人類的家庭。他也曾被過去的家人瞥見過,留給他們很大的震撼,只是他不知道...

 

作者將這部小說分成兩條線來寫,一個是「亨利戴」的自敘,另一個是「A一袋」的敘述,運用兩種不同的腔調敘述,從被交換那時一直寫到三十年後兩人面對面的相遇。「亨利戴」度過兒童、青少年、成年、結婚生子的階段,但是擁有一個有著兩世經歷的老年心,他顯得如此不同,被前前世的音樂天才影響,彈得一首好琴,受人矚目,但長大後,天分(法力?)逐漸喪失變得默默無聞。這條線有著成長小說的主題;「A一袋」即便總是處於孩童般的嬉鬧心境,卻也對同伴「小黑斑」逐漸萌生愛意。種種意外也一直催折著妖精們,妖精紛紛死去,由原本十一人的大家人變成七人,由森林遷居到草木不生的危險礦坑,他們無法再肆意的騷擾人類,而要時時擔心自己的安危。生存、親友離散的主題佔了這條故事線的很大的位置。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亞瑟是個好奇勇敢的孩子,父母忙著自己的事,將亞瑟託付外婆。外公是位建築師也是位冒險家,卻失蹤在非洲。每晚上床前外婆都會說冒險故事給亞瑟聽。亞瑟總是神遊在故事中,一心想到非洲 跟外公一同探險。有次地主前來催租,亞瑟家沒錢可繳,房子即將在36小時候拆除。亞瑟一心想分擔外婆的煩惱,拼命找著外公藏在花園裡的寶藏,卻無意中發現外公留給他的謎題線索。 原來外公將毫髮人從非洲帶回,王國就在他家後院。亞瑟找到縮小的方法,進入毫髮人的王國,為了找尋寶藏,展開冒險...

 

雖然是3D動畫片,但是這部片做得相當細緻,雖是動畫,角色表情豐富能表現各種情緒,宛如真人,幾個大牌的配音:瑪丹娜的公主,史奴比狗狗的嘻哈國王,大衛鮑伊的邪惡魔王,都表現異常出色,要不是片尾的配音字幕出現,還真不知道是這麼大有來頭。片中十歲小男孩和一千歲的公主(毫髮人的一千歲還是年輕人)談戀愛,現實配音上,十歲小男孩沒變,瑪丹娜卻是四十多歲的媽媽,兩人「聲音」演出戀人,倒是瞧不出破綻。瑪丹娜配得性感俏皮又迷人,為公主的角色加分不少。故事情節也引人入勝,電影的節奏流暢,是部很用心製作的動畫片。現在這個年紀看這類兒童動畫電影,常會感到有些幼稚而跳脫開的「常態」,看這部片倒沒有發生這種現象很能抓住我的心。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時間在1875年的倫敦,蒙特莫倫西是個慣竊,發生意外摔得血肉模糊,原本注定要死,卻正巧成為高明的外科醫生法賽的「實驗品」,展開新技術的試驗,身上滿佈縫縫補補的疤痕活了下來。時常能出獄透透氣,跟著法賽醫生參加各種醫學會議、科學年會,充當活生生的展示品。無意在一次會議中得知倫敦啟用新的地下水道系統,又大又寬敞,給了他犯罪的新點子。他在監獄拜了「怪胎秀」為師,學習化妝、模仿和竊術;出獄後,他是個嶄新的人了,易容、有著雙重身份,一個是猥祟的僕人斯卡波,另一個是富翁蒙特莫倫西。然而實際上,他是讓警方無比頭痛,穿梭地下水道的超級大盜...

 

這本書很實事求是地詳述他如何一點一滴,因為奇遇觸發他發明新的犯罪方式,成為穿梭於地下水道的雙面大盜的過程。一個小環節扣著一個小環節。身強體壯+遭逢意外+意外後的奇遇(獄中技藝精進、參加科學年會吸收新知)。成為雙面人後的他,時常轉換於兩種大不相同的處境,當小廝時一再被人看輕、瞧不起,偽裝成上流社會時,除了一般人對他親切有禮甚至討好,不時還有花痴纏著他。小地方的鋪陳,刻意交代清楚的描述,點滴加強讀者印象,逐步建構起蒙特莫輪西的清晰身影。一個有趣的構想,加上細節的巧心安排,使我們見證一位怪盜的形成,並且伴隨他經歷一次次的奇特冒險。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母鼠》是葛拉斯1986年寫就,由多段的敘述線交織而成。除了一些新的角色,以前小說主角紛紛出籠,彼此間都互有關連。小說中的「我」要求一隻老鼠當聖誕禮物,老鼠就在聖誕夜來到他家。原本在家裡的場景突然跳到孤寂的太空,而「母鼠」(也就是他原來養的那隻老鼠)開始跟他說起話來:世界已滅亡,你是唯一的人類。「我」只能從太空遙望殘破的地球;另一方面,奧斯卡老年轉身一變成傳播大亨(《錫鼓》的主人翁)即將過60歲生日,並且要拍一部以生態浩劫為主題的奇幻電影,電影中總理的兒女逃至要被開發的黑森林裡,與德國童話人物一起對抗政府財團欲開發的勢力,睡美人、白雪公主、七矮人、王子、、巫婆、仙女...常有意見不合,還是勉力合作;一群女海洋學家出海調查水母,船上全是女性,冒險兼巡遊;核子大戰爆發後的世界,唯有老鼠們存留下來。奄奄一息安娜科爾雅切克(奧斯卡的祖母)和奧斯卡的殘骸被奉為聖母和聖子,供鼠群膜拜。老鼠開始直立行走,發展文明,耕種、爭權奪利、發動戰爭。更進一步利用基因工程,造成「人鼠」—一種半人半鼠的生物;50年代畫家馬爾斯卡特以極低的工資復原教堂壁畫,卻以假亂真,被藝術史家認為是古代藝術,時代的一大發現,政府、教士雖然知道真相,但也一路作戲接受輿論界的讚揚...

 

《母鼠》是部多線交錯的巨著,簡體版是橫排,足足有472頁。不僅是頁數多,小說敘述也是紛雜不易讀,這本書前前後後讀了一年才讀完,每次總會看一大段後消化不良而暫停。這本書仍然保有葛拉斯常見的寓言式情節、荒誕、隱喻背後的抨擊和譏諷。有些以前的小說人物再度回鍋,像奧斯卡,令人欣喜地想問他「一切還好吧!」。然而同時敘述這麼多線的東西,每線都有各自情節交代和處理。不斷地迸出新訊息、轉折,卻讓人只能有印象而沒辦法回味和思考,少了點沈著。感覺整部小說似乎「太緊了」些,如果能「放鬆」點,閱讀起來會更愉快;這部描述世界末日的寓言小說,跟其他小說十分不一樣,寫得複雜而文學味濃厚。這種題材寫來,一般的處理都會變成簡單驚悚的科幻小說,那種不需要思考打發時間的東西,往往看過即忘。這部《母鼠》即便你用心看認真想,應該還是無法完全想通、窮盡。即便我很喜歡葛拉斯的東西,這本閱讀中途還是被嚇退不少次。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三十一首歌》是尼克宏比深深著迷流行樂的故事,他更為人熟知的書是《失戀俱樂部》、《非關男孩》。但他的很多書中,或多或少都會提到流行樂、搖滾樂,像是《失戀排行榜》書中中的唱片行搖滾樂迷店員(電影或許更讓人印象深刻)。這本書分為兩部分,第一部份選了三十一首歌作為敘述,後面小半部則附了他對另外14張專輯的樂評。

 

他在序自稱「我想書寫的是這些歌曲如何令我愛上它們,而不是我的人生賦予了歌曲什麼。」其實書中還是有一半提到了後者--與歌曲相伴的回憶。他幾乎聽流行樂的各種音樂類型,但是不聽爵士樂和聽古典樂,雖然他還是有幾張唱片,但只為了變換環境氣氛而放。這種「勇敢」且堅持的態度很能代表搖滾樂迷的本色。書裡描述如何愛上這些歌曲的零碎小事:某次聽完現場演出宛如能理解神啟的這種事,直言有些樂團很棒、有些沒什麼...零零總總透露出一顆好奇年輕的心,不斷聽著新出現的流行樂、搖滾樂,喜愛動人的點點滴滴。看在同樣喜愛搖滾樂、流行樂的人眼裡,很有共鳴。因為是同樣的執著、沈醉、熱愛...。其實尼克宏比年輕時候是搖滾樂迷,雖然年紀漸長聽的類型漸廣,但大致上還是以搖滾為基調的流行樂,所以這本書搖滾樂的比例還蠻高的。開頭是布魯斯史普林斯汀(Bruce Springsteen)的〈崎嶇路〉(Thunder Road),結尾是佩蒂史密斯樂團(The Patti Smith Group)的〈在河流中尿尿〉(Pissing In A River),兩者都是已進入搖滾名人堂的傳奇人物,可以一見端倪。所以,或許還是搖滾樂迷的共感更高些。當然,我是很樂在其中的。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店裡人力不足,全部門市來個員工旅遊其實不太可能。然而就在小卷的大力號召,努力向上層遊說,終於促成已經分散到三店的美麗華門市旅遊。司機是開起車來勇猛無比的小卷,一如她個小精明幹練的身手,不管是加速、急煞的迅捷、變化車道的魄力、爬坡時的勇悍,宛如車手般的身手,一般人是遠遠不及。

 

在如此高超的駕駛技術下,我們沿著高速公路順利來到苗栗客家山城南庄,在庄內繞了一陣,來到「山行玫瑰」。「山行玫瑰」是個處處可見佈置巧思的庭園餐廳,入口有著庭園水池還有座亭子,頗有逸趣。步道沿途的種滿了花卉、各式各樣的小東西,木雕、裝飾品等,五顏六色地有種溫馨幸福的感覺。樑柱上掛滿遊客留念的薄木片,風一吹就「康康咚咚」一串清脆的敲擊聲,是種另類的風鈴。遠眺雲霧繚繞的山林,適合靜思休憩談天,景緻更勝貓空,彭哥還問這邊買房子要多少錢,以後修行就要找這種地方。簡餐350元不便宜,吃起來倒是不錯,我點的是藍帶豬排,主菜配菜都水準之上。碰巧遇到鋒面,山風吹來更是令人打顫,不過三五好友在美景前同發抖,也是難得的回憶。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松子被人發現離奇地死在公園,她的姪子前來處理後續事宜。遇見警察、流浪漢---松子的愛人、隔壁的龐克青年、前AV女優現任AV公司社長,向他敘說、回憶松子的種種。她原本是高中的音樂老師,有次學生洋一犯下偷竊,松子欲掩蓋卻笨拙地被認為是小偷。離開學校,從此一路向下,當過情婦、泰國浴女郎、殺人兇手、女囚,遭到一任又一任的壞情人的毆打和背叛,包括後來再度相遇已經成為黑道的學生洋一。最後成為變老變肥變醜,成為乖辟的獨居老人...

 

儘管這部片有人說這是以喜劇手法拍攝,我比較不認同,比較可以說是用誇大、嘲諷的方式來敘說故事。松子易於常人彆扭個性(實在很令人討厭),儘管出發點是想有個圓滿結局,卻總是弄巧成拙,使得人生旅途上一直受挫受挫,越來越不堪。前半段比較著重在她討人厭的性格,讓觀眾認識她討厭她;後半段的人生漸漸導向不可挽回的地獄深淵,一次次遇到欺負她的人,無法反抗只能屈服於命運,離年幼時夢想的美麗人生越來越遠。漸漸地開始同情她可憐她,終至於極度不捨。松子悲慘的一生,一半是性格導致,一半是不幸的命運吧!看了令人難過;人與人情感交流,心裡所想和外面行動常不一致;松子和家人、松子和愛人,雙方彼此都愛對方,表現在外卻可能是冷漠疏離、甚至是傷害。這部份受到社會上的價值觀陋習所設限,比如說父親放不下身段、情人的大男人主義--不要管男人在外面的事。又如洋一認為跟松子在一起會傷害她而選擇出獄後不再和松子見面,反而受傷更深更重,使她失去依靠從此孤伶伶一個人。諸如此類的憾事一再發生,不限於電影,也常出現在周遭,令人欷噓!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知道馮內果12日過世已經是兩天後了,看到轉寄來的新聞,心情很是低落。11日才剛上書上到他兩本書:《沒有國家的人》、《第五號屠宰場》。將書放在書店顯著的位置,開心台灣又出了他的書。怎麼知道他就這麼走了。記得當年讀《第五號屠宰場》那股爆炸性的狂喜。儘管多年後對於內容、情節都不太清楚了,但存留在心底的深刻印象還在,一本很棒很棒的書。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明治年間,暗遭妻子謀害而失掉一條腿的森孝伯爵,受盡家人、僕人的欺瞞和矇騙,過著糊塗失意的生活。無意中發現妻子與長工的姦情,憤而殺掉全家人,逃入深山不知所終......時空來到現代,大風雪的冬天,作家石岡來到久違了八年的龍臥亭。遇到一次大地震,從斷裂擡升的斷層中,露出失蹤的真理子屍體。失蹤的人持續增加,死者遭到分屍,詭譎的氣氛宛如兇手想要複製當年森孝魔王的傳說,石岡必須靠自己、小心翼翼地保護周圍人的安全,並且破解謎團。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3月30日賞鳥行至中湖公園,往上還有路徑告示牌上寫著「七星東峰
1.1km」。心想剛才來這裡,邊賞鳥邊走了一公里多,輕鬆愜意,再多個一公里算什麼呢!又可以「征服」一座山,何樂而不為!然而接下來的上山路平均維持在30度,前面賞鳥行已經耗去一些體力,裝了好幾本書的大背包加上買的1.5kl大瓶運動飲料變成我越來越沈重的累贅,一步步走來倍感艱辛。來到400m,心臟快跳出來,就停在平台休息,量一下心跳,一分鐘跳164下,我可嚇了一跳,沒印象有量過這麼高的數字。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占星師御手洗潔和作家石岡是好朋友,四十年前連續殺人分屍案關係人的女兒帶著他的手稿來到占星師家,想請他解決這件事謎團。四十年前,畫家梅澤平吉在密室內被殺,接著他的女兒、姪女也一一被殺、進而分屍。平吉只留下一些瘋狂的手稿,詳述根據占星術,要各取女兒們身體的一部份組合而成一個世上僅有的完美人偶。然而平吉先死,女兒們後死,到底是由誰執行的呢?四十年來經過無數社會討論、業餘偵探搜索,案子一直懸而未破。難道真能由這位時而憂鬱、時而瘋瘋癲癲的占星師解開嗎,他更和關係人的刑警兒子賭氣,說要在七天內破案,他已經胸有成竹了嗎?


《占星術殺人魔法》是島田莊司第一部長篇小說,儘管推出後市場反應不算好,卻在大學生熱烈討論、在大學社團內引起極大迴響。這部小說敘事、用詞簡潔、俐落。走著古典推理的路線,著重於解謎的樂趣,「聖女阿索德」更是島田自己想出的謎團。書中絕大部分都緊扣著解謎,從頭到尾緊繃讓人無法鬆一口氣。一開頭梅澤平吉的詭異手稿內容、石岡的情節敘述,後面兇手的自白信,穿插應用都令人覺得恰到好處。尤其越到後面謎底揭曉時,更是整本書的高峰。令人叫好的謎團設計,兇手有苦衷的動機,一方面滿足讀者解謎的樂趣,一方面也給了一個感性略帶感傷的收尾。經過前大半段長長的鋪排,最後的高潮是排山倒海而來,是個厲害的收尾。 

++++++++++++++
他山之石: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好幾個月前就經由丸子口中得知島田莊司4月要來台灣,那時暗暗心裡記下,到時一定要去看看。到了3月底排班表,居然忘了這件事(甚至固定的書法課時間也沒排進去)。4月1日和丸子他們聚會,再度說起這件事才有想起。趕忙隔天上班東橋西橋,勉強在連續假期中多休一個半天假,不過還是被主管念了><<br />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清晨5點半被鬧鐘吵醒,睡眼惺忪間看天已經半亮,雖然計畫去陽明山賞鳥,可是下意識還是隨手按掉鬧鐘,準備再次倒頭。此時,窗外響起了好幾股鳥聲,不管是城市三遊俠(麻雀、白頭翁、綠繡眼)還是籠中鳥都開始較勁來發聲練習。這時才覺得不妙,再不出門,到山上就只能練練腳力而不是賞鳥了。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我出生過兩次:第一次,是個女嬰,生於一九六○年一月,底特律那天難得沒有煙塵廢氣;然後,是一九七四年八月,在密西根州佩托斯開附近一間急診室裡,重生為一個十來歲的男孩。」......《中性》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