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3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回台中的黃記買筆時,老闆問起我的近況,我跟他說在台北

當書店店員。他很納悶的說:都讀到大學,做什麼店員?查

甫人要有志氣。現在一個人生活,以後取某生子,要安怎過

生活?我那時跟木頭人沒什麼兩樣,聽人說教,感覺臉上熱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睡不著的密探》是我接觸勞倫斯˙卜洛克的第一本書,雖然

這第一步走得有點奇怪,理應從最著名的《八百萬種死法》入

手。最近有走旁門左道的趨勢,宮部美幸也是從《龍眠》而不

是《模仿犯》開始。然而《睡不著的密探》依然吸引了我,離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27日回一趟台中,特地跟林榮森老師約見面買特製的筆

—登峰造極,老師身體微恙有點感冒,原本想約霧峰老

師家,但卻因為我不熟路還是約在台中。老師就得從清

水回到霧峰,再從霧峰來台中市。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金剛這部老片重拍找上了拍魔戒成名的彼得傑克森,大導出手

果然不同凡響,這部片不但好看,更有點顛覆的感覺。雖然整

體上的設定架構:美女、金剛、摩天大樓,還是原味十足。劇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C的打鼓老師要回美國,最後一場表演完後天要離開台灣。

曲終人散,台北街頭下著大雨,她癡情站在雨中撐著傘,

雨絲還是從縫隙竄出落在身上。樂團的身影融入黑夜不見

蹤影,她還是癡癡站著,要將眼前這幕牢牢記在腦中,珍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為了慶祝C生日,我和funnychoya陪同C去聽So What  The Wall (又名「這牆」)的六週年紀念演唱會。下午四 點半就集合,胡亂在公館吃個三明治套餐,就在簡餐店裡耗時間,尤其飲料喝完,還得繼續瞎扯,真是名副其實的「乾等」。快六點,我們離開餐廳往位於百老匯戲院的B1The Wall前進。應C要求:今天的行程要做成相片專輯funnychoya的數位相機跟我的傳統單眼都出動了。在The Wall的店招前拍來拍去,路過的行人都行注視禮。我們好像「從鄉下來的」。 



七點半進場,卻過八點才開放,等得不耐煩到極點,進去之後點了杯濃的調酒,喝了幾口,有點腦袋秀逗的感覺,果然如服務生小姐所說:由幾種烈酒調出來的。表演先由「白目」唱了幾首爆炸力十足的搖滾歌暖場。接下來重頭戲來了,大螢幕先播放So what 的記錄短片和個人採訪,接著簾幕揭開,主唱阿火「咻的!」跳出,熱情的歌聲,樂團協調的配合馬上感染了現場的歌迷,隨著阿火又叫又跳。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18 在The Wall 聽白目樂團的表演只是個意外。陪朋友聽

So What 演唱會,白目是暖身團。


雖然是暖身團,但是一點也不比後來的So What遜色。女主唱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很多人好像蠻討厭台北人的,為什麼呢?」這個問題我聽過台北人

講過不少次。身為台中人的我,確實也有同感,討厭「某些」台北人。



一般刻板印象,「台北人勢利」、「台北人冷漠無禮」、「瞧不起中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患有亞斯柏格症的15歲少年克里斯多弗,有天深夜發現鄰居家

的小狗被鐵叉扠死,他決定當偵探來調查到底誰是殺死小狗的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這是留言版,歡迎大家多多留言,給些意見想法︿︿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9) 人氣()





花八天終於將《美國牧歌》看完,這本看完,也宣告對菲利浦

˙羅斯的《美國三部曲》登頂成功。雖然讀的順序是倒吃甘蔗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往金山的途中,在小油坑遇到大霧和強風吹得機車左右搖晃,你不得不壓低身子降慢速度,小心翼翼地通過以免翻車在山道上。雨水打得安全帽面罩一片模糊內部也起霧,只好將面罩揭起,直接以臉面對惡劣的天氣:十度以下的寒流加大霧加大雨。雨水刺痛著臉還有眼睛,這時想起b跟你說:配隱形眼鏡比較不怕下雨。無稽之談!直接接觸更是難受;你領受寒流、大雨還有陽明山的霧這些大自然的「恩賜」,頓時有股舒坦自在的感覺。你突然了解到這種近乎體力透支的疲累、遊走於危險邊緣的處境,才是你每逢放假騎車浪遊所追尋的,而不是表面的遠程賞鳥之行。難怪台北近郊,如華江橋下的簡易賞雁行程並沒有靈魂被「釋放」的感覺。

到了金山,憑著簡易地圖的你果然又迷了路,原本要去中正公園賞鳥的你,陰錯陽差跑到礁港,但海邊也不失為一個替代地點,加上飛過一隻紅褐色鳥,就在漁港旁徘徊尋找她的身影。下了車後,雖然找不到紅褐鳥,卻在港邊發現一隻水鳥,與你一樣,在惡寒的雨天在港邊逗留。拿起望遠鏡,鏡面的水珠模糊你的視線,所幸她也不急著走,但你也只能勉強覺得是「灰瓣足鷸」。因為氣候、還因為你屢次抱怨的器材,加上不高明的辨識功力。更大的驚奇在後,有隻全身黑色的「鵟」或是「黑鳶」在港口盤旋,雖然停留一段時間,但你還抓不住辨識重點,沒辦法確定到底是哪種?更遑論之後出現在防波堤附近,不知是唐白鷺、中白鷺、還是岩鷺的「鷺」。你向來對於鷲鷹科和鷺科的辨識能力低,這次再度得到驗證。

然而賞鳥是不是一定要知道是何種鳥?觀察他的飛行姿態、一舉一動、認識他的全部,體會另一種生物的生存哲學,似乎更接近「賞鳥」的內涵和意義所在。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是『樂』練,不是苦練出來的!」杜老師如是說。



星期二第一次上杜忠誥老師的書法課,抱著偌大的期待而去

,好比一心向武的毛頭要去拜見武林至尊。這年頭學書法真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el050608074.jpg

一位中國知名導演,找來中國著名女演員和香港男演員,在上海演一齣電影歌舞劇。講述一一段戲班老闆、戲子與小廝間的三角戀情。現實生活中,導演、男女主角也如同戲中人物,有段錯綜複雜的關係,隨著歌舞劇的進展,他們三人間的感情世界也隨之震撼支離。男女演員,回到北京尋找昔日窮困時的美好回憶,感情依舊但已無法回頭,導演陷入愛情的窠臼太久,藉由忌妒心大起,也開始反思與女演員的感情和做導演的初衷。一齣如戲之戲。

這出如戲之戲雖然誇張,戲中戲也如同戲本身上演一段三角戀情,戲中演員導演都似「入魔」漸漸分不出彼此。在當下、過去、電影歌舞劇,三段時間上游走,看了一段時間就是習慣了解。雖然賣弄了電影技巧,將戲中戲、歌舞劇、多線發展都融入這部電影,但是電影本身仍是好看的,一開始從經紀人問林見東為什麼大老遠跑到香港拍片,就埋下伏筆。記者會上,林見東、孫納、聶文三方犀利帶有火藥味問答,感覺他們之間的感覺絕對不是導演演員這麼簡單。給人一種懸疑感同時給予線索,讓人越來越有興趣探索他們的故事。這部片環繞在孫納和林見東的課題是:逝去的愛能不能再回頭?孫納和聶文因相互利用而結合,但也產生感情割捨不開。他們的問題不是說捨就能捨、說忘就能忘。維持是痛苦、改變也痛苦。讓人感覺愛情真的很難、真的很難。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看你那隻手不會好了!」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