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散散心,臨時起意就在分手的第二天下午來到台中高美濕地,我也三四年沒賞鳥了,過往的低潮擺盪長達兩年,我也忘卻了賞鳥帶給得滿足與喜悅,因為連出門的力氣都消耗殆盡。老朋友蒼鷺不見了,只有看到小白鷺、大白鷺、埃及聖䴉,還有回家時騎車在堤岸道路上喵到的亂走濱鷸。

DSC_9161

DSC_9162

DSC_9164

埃及聖䴉的黑白相間十分顯眼,遠遠看就能辨識出來

DSC_9170

DSC_9172

DSC_9173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lide3

本片採多線發展,一個交代完換另一個,中間些許穿插的方式進行:一開場是「另一個周末夜」,馬弗(米基洛克 飾) 發現自己身陷一場大屠殺後的場景,他卻不記得發生了什麼事……「漫長厄夜」則是年輕又高傲的賭徒強尼(喬瑟夫高登李維 飾)對上貝森市最大的惡棍參議員洛克(鮑爾斯布斯 飾)的故事;核心的故事是米勒著名的「紅顏奪命」,講述迪威麥卡錫(喬許布洛林飾)和他的摯愛同時也是夢魘的女人愛娃羅特(伊娃葛林 飾)重逢至最終對決的故事;「南希的最後之舞」則是南希卡拉漢(潔西卡艾芭 飾)發現約翰哈迪根(布魯斯威利 飾)為了保護她而自殺後。她既悲傷又憤怒而陷入瘋狂,最終展開一場不計代價的大復仇,馬弗看不下去伸出援手......

3D不行有點落漆,景深不夠,只有一開始有感覺到3D,之後習慣了就跟2D沒什麼大不同,沒有針對3D可以玩的東西再作延伸,讓觀眾驚豔。雖然導演羅德里奎茲強調堅持直接以3D拍攝而不在後製時才轉化。之前就以阿萊攝影機(Alexa)拍攝過數部影片的羅德里奎茲說他了解這種攝影機的所有可能性,搭配的是佩斯3D系統(Pace)。但是成果說不到爛,但也達不到好,就是個半瓶水狀態。《刑房》之後,羅勃羅里葛茲就開始走下坡了,沒有令人驚奇的作品,昔日的瀟灑英雄片,或是風格化的暴力美學餘威猶在,但僅僅讓人回味,而不在有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感覺。

10441389_783370421693956_72902406441108137_n

伊娃葛林的美麗身體赤裸裸地完美展現,鏡頭陰影巧妙的遮住第三點令人扼腕,伊娃葛林已經不是第一次露點演出,只要是戲裡需要她似乎都不排斥,不像許多好萊塢女星惜肉如金。不過她也不是為露而露,每次出現都出彩,譬如說【末日情緣】(Perfect Sense)也是。

Eva-Green-SIN-CITY

, , , , ,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0574269_854557514555309_4382602822355030511_n

休息夠了後,我們來參觀各式維修工程車,有軌道檢查車、超音波探傷車、維修平臺吊車、高壓清泥車、高壓清洗車組、閃電電焊車、鋼軌研磨車、軌道砸道車等。

DSC_9062

軌道檢查車

DSC_9065

超音波探傷車

DSC_9067

, , , ,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0574269_854557514555309_4382602822355030511_n

台北火車站東一門集合,心裡有些忐忑,畢竟是要從週六22:10跨夜到週日0600的爆肝行程,身體不知撐不撐得住。九點多我就到了,為了有精神還先逛了一圈決定在chatime日出茶太點一份雞肉跟冬瓜嫩仙草當宵夜補充能量,總知就是瞎擔心吃了再上。2205我就晃到了東一門,看到一群穿黃色背心的服務人員,但還是搞不清楚狀況,便打給寄信的連絡人W小姐,確認位置後我還在迷濛,她就向我招手走了過來,

「妳好年輕啊!」不是調戲,而是真實感受,是一位看起來熱情活潑的女孩,因為通信過程的嚴謹,我還以為會是30多歲穿著制服套裝的熟女之類的,沒想到窗口這麼年輕就堪當大任。

 

 

2230集合完畢後,分到一個小袋袋,裡面裝著礦泉水、捷運介紹、好運台北徽章等,並且發放服務人員字樣的捷運背心。拍完團體照我們們就趕快出發,因為要參觀行控中心還要趕搭2306的捷運到北投機廠。

DSC_8937

, , , , , ,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失戀歌單

因為最近發生的事,有感而發。以前總覺得失戀的歌多到令人麻痺。如今也只能一邊聽著歌一邊療傷。

 

Someone Like You

I hate to turn up out of the blue uninvited
But I couldn't stay away, I couldn't fight it
I had hoped you'd see my face
And that you'd be reminded, that for me it isn't over

,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024

整理照片久了,眼睛自然酸了揉了揉,揉出眼淚來,才想起昨天分手到今天,我都還沒流淚。跟十年前好不一樣,她流淚了,我好像也跟著流了。或是面對面時強忍眼淚,回去後痛哭。我忘了。昨天9/1深夜回家本想立即寫的,不過身心俱疲,還有安眠藥的效力,以及對她的顧忌,寫不下來,也難以動筆Key In,因為真的難過。

 

9/1中午跟她吃陶板屋,已經是第三、四次了,從六月到八月分隔兩地兩個月的冷淡,我很怯懦也很害怕,深怕她要走了,也跟朋友們聊過,總共四個先知邊開玩笑邊勸我(我還記得兩位,一位是Anyway,一位是秋千):

「要跑了!要跑了」「這就是要跑了嘛!」

我無奈的回話「不要這樣嘛」,還沒就先打擊我。

事實證明,他們確實是情場老手,懂得這細微變化,我只是撐得久,跟初戀維持了2+9年(中間我提過分手,就不顧一切的斷了一年),總共11年的愛情長跑,而馬拉松總有盡頭,我也覺得猜不透她的心了,隱約覺得恐怖的事情要來了,才向朋友訴說,不然我總是不提前女友的,因為她討厭扯到她,也不想我寫到她,也不會參加我朋友的聚會,所以只有很少數很少數的人見過她,大學時代的社團好友,還有前陣子我生病探望我巧遇到的Ash兄。

卵生水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